吴慎 先生

                    —重现上古失传千年的音樂疗法  吴慎

    人们原始的治病方法是用樂声治病,历史记载氏族时期苗父用音樂疗疾;葛天氏用音樂木鼓、土埙、歌舞祛疾。中华医学有两种治疗方法,一种是无形治疗声波激发肾上腺-补充精气神生命力,主要以五音治五脏等特殊的方法技能;另一种是有形治疗,以草藥五味治五脏,还有针灸、艾灸、按摩、虎骨、矿石以毒攻毒医疗,以上两种为上下医治疗,有着阴阳有别。

 

      

       一、重寻生命之“樂”和"樂藥同源"之千古音樂治疗之道。

    音樂治病渊源甚早,却在历史的洪流中失传了。从史料上看,《黄帝内经》五音疗疾,用五音(角、徵、宫、商、羽)处方治病的医疗失传有诸多原因,其中最主要的还是政治因素。因为统治阶级了解音樂的惊人力量,深恐一音丧国,所以对音樂加以垄断。

    孔子将五音分为等级,规定音樂的听闻,“宫为君,商为臣,角为民。”视阶级之差别而有所不同,以致五音治病的功能受到限制。后来又因为秦始皇“焚书坑儒”,许多珍贵的典籍与樂谱,被祝融毁尽,中医音樂治病也因此而失传。

    音樂治病曾在唐朝宫廷中一度被起用,历代皇帝及其近臣在享樂中调理身心,却因宋朝皇帝视音樂为靡靡之音,将其全盘否定,因此中国音樂医术再次失传。

    如今,在破译了“樂”与“藥”的医理之后,吴慎教授再度创立了以中国五音为基本原理的中国音疗养生音樂和中国音樂医学学科体系,目的就在于为人们重新找回“生命之樂”对生命体声振的理疗奥秘。

 

   

    二、炎黄医疗文明高度智能下的音樂

    音樂的产生,对人类、万物的影响力,在史料中有相当丰富的记载。例如,《吕氏春秋·大樂》有:音樂之所由来者远矣;生于度量,本于太一,太一出两仪,两仪出阴阳。凡樂者,天地之和,阴阳之调也。

   《淮南子·览冥训》则有:昔者师旷奏白雪之音,而神物为之下降,风雨暴至,平公癃病,晋国赤地,庶女叫天,雷电下击,景公台陨,支体伤折,海水大出。其音樂上通九天,激励至精。

    魏晋阮籍《樂论》说:夫樂者,天体之体,万物之性也。合其体得其性,则和;离其体失其性,则乖。昔者圣人之作樂也,将以顺天地之性,体万物之生也。故定天地八方之音,以迎阴阳八风之声;均黄钟中和之律,开群生万物之情气。故律吕协,则阴阳和;音声适,而万物类。

   《樂记》认为人心感于物而形于声:凡音之起,由人心声也。宫为君、商为臣、角为民、徵为事、羽为物。五者不乱,则无沾滞之音矣。

    司马迁《史记·樂书》记载的是:正教者皆始作音,音正而行正。故音樂者,所以动荡血脉,通流精神而和正心也。故宫动脾而和正圣,商动肺而和正义,角动肝而和正仁,徵动心而和正礼,羽动肾而和正智。

 

 

 

    东汉王充《论衡集解·感虚篇》有言:瓠芭鼓瑟,渊鱼出听;师旷鼓琴,六马仰秣。

    师旷鼓《清角》,一奏之,有玄鹤二八自南方来,集于廊门之危;再奏之而列;三奏之,延颈而呜,舒翼而舞,音中宫商之声,声吁于天。平公大悦,坐者皆喜。而更早的《尚书》说的是:“击石拊石,百兽率舞”。

    音樂对人的情绪的影响,在史料中也有生动的描述,如“孔子在齐闻《韶樂》,三月不知肉味。”白居易听琴释忧,有《好听琴》一诗:“本性好丝桐,尘机闻即空。一声来耳里,万事离心中。清肠堪消疾,恬和好养蒙。尤宜听之樂,安慰白头翁。” 宋代·欧阳修也有:“无为道士三尺琴,中有万古无穷音。音如石上泻流水,泻之不竭由源深。弹虽在指声在意,听不以耳而以心。心意既然形体忘,不觉天地白日愁云阴。”(赠无为道士二首)

    声音之所以对人体内脏的健康具有特殊的意义,是因为声音本身包含着各种信息与机械波的谐振能量。音樂可以使肠胃的蠕动变得有规律,并能促进唾液分泌,它可以使人体分泌出一些N多酚、内啡肽、乙酰胆碱等物质,具有调节血液流量与神经细胞的功能,主要是可调节人体交感神经与付交感神经。所以,雨声可以治疗失眠,人与人之间一言不合而引起的刺激言论,可以使血压立即升高,而色情电话的淫声秽语,可以使人产生催情作用。非洲各部落用鼓声治病,美洲印第安人用竹笛、击鼓和浑厚咒语治病,地球人自古以来普遍应用。

    在现实生活中,人所共知,噪音可以杀人,过大的迪斯科重音鼓声可以害人,超过一定分贝持续性的噪音,可使人得心脏病和各种功能性疾病。反之,优美动听的音樂则可以缓解人的紧张情绪。

    高血压患者听古琴、小提琴、二胡、琵琶曲,可以使血压下降;而孕妇听轻松悦耳的音樂,则可以减少分娩中的疼痛。

    生活在现代社会的人们,时常受到七情(喜、怒、忧、思、哀、悲、恐、惊)内伤和六淫(风、寒、暑、湿、燥、火)外侵,以及饥饱劳逸、虫积痰饮、瘟疫、环境污染、社会制度等诸多致病因素的伤害,损耗机体气血,使血气不能充盈心脉,从而造成机体不畅,终于导致生病致癌。“气为血之帅,血为气之母,气行则血行,气滞则血瘀”,血瘀则生肿瘤致癌变。针对人体的气血不通,通过调心、调息,调理精神,对人体进行疏导,使其生理免疫系统处于一种最佳状态,才能达到健身治病的目的。

 

 

 

    

     三、以樂为藥,传统中樂(藥)

    “樂”字的上中部为“白”字,五行中白为金,对应于人体的肺脏,肺主气,藏魄,白加鬼为魄。“樂”的下部为木字,五行中的“木”对应于人体的肝脏,肝主血,藏魂,云加鬼为魂。中医经典著作 《黄帝·内经》讲:“魂魄融合,气血合和,气血方刚。“白”字两侧的“纟”字连起来是“丝”,丝制的弦樂能拨动人的心弦,通人体的心经,而元神旺,则心生神明。” 修复人的心脏,流通精神,人自然心情就会喜樂。所以,人类原始的治病方法是用樂声治病。生活中神农氏发现,不但五音可以治疗身体的疾病,在自然界中,发现用草本植物的五味中藥酸甜苦辣辛同样治疗人体五脏的疾苦,身心调治后,心情自然而喜樂。在樂字上加个草字头便成为"藥"字。所以中华医学《黄帝内经五音疗疾》宫廷音樂、"樂先藥后"上医上藥"是当今最安全、无疼痛苦、无伤疤、无后遗症、无碳无污染的最圣洁的五音疗五脏音樂疗愈法。

    四、五音原理破译历史千古之谜,在历史上曾记录了两个脍炙人口千古之谜

   (一)、空城计──诸葛亮焚香操琴退敌兵

    《三国演义》中的“空城计”是一个著名的战例。诸葛亮用兵不多而能退去司马懿十五万雄兵,令人震惊。诸葛亮仅仅只因为猜透了司马懿过于谨慎才冒这个险的?这似乎不免令人生疑。所以在罗贯中写完《三国演义》后,有人赋了一首疑问的诗:瑶琴三尺胜雄师,诸葛西城退敌时,十五万人回马处,士人指点到今疑。其实这其中大有文章。在解答前,先把《三国演义》那段原文择录如下:却说孔明令马谡等守街亭去后,犹豫不定。忽报王平使人送图本至。孔明唤左右呈上图本。孔明视之,拍案大惊,众曰:“丞相何故失惊?”孔明曰:“吾观此图本,失却要路,占山为纂。倘魏兵大至,四面围合,断没道路,不须二日,军自乱矣。若街亭有失,吾等安归?”长史杨仪进曰:“某虽不才,愿替马幼常回。”孔明将安营之法,一一吩咐与杨仪。正要执行,忽报马到来,说:“街亭,列柳城,皆尽失了!”孔明跌足长叹曰:”大事去矣——此吾之过也!”忽唤关兴,张苞吩咐曰:“汝二人各引三千精兵,投武功山小路而行。如遇魏兵,不可大击,只鼓噪吶喊,为疑兵惊之。彼当自走,亦不可追。待军退尽,便投阳平关去。”又令张翼先引兵去修理剑阁,以备归路。又密传号令,教大军暗暗收拾行装,以备起程。又令马岱、姜维断后,先伏于山谷中,待诸军退尽,方始收兵。又差心腹人,分路报与天水、南安、安定三郡官吏军民,皆入汉中,又遣心腹人到冀县搬取姜维老母,送入汉中。孔明分配已定,先引五千兵退去西城里搬运粮草,忽然十余次飞马报到,说:“司马懿引大军十五万,往西城蜂拥而来!”时孔明身边别无大将,只有一班文官,所引五千军,已分一半先运粮草去了,只剩二千五百军在城中。众官听得这个消息,尽皆失色。孔明登城望之,果然尘土冲天,魏兵分两路往西城县杀来,孔明传令,叫将旌旗尽皆隐匿;诸军各守城铺,如有妄行出入,乃高言大语者,斩之!大开四门,每一门用二十军士,扮作百姓,洒扫街道。如魏兵到时,不可擅动,吾自有计。孔明乃披鹤氅,戴纶巾,引二小童携琴一张,于城上敌楼前,凭栏而坐,焚香操琴。却说司马懿前军哨到城下,见了如此模样,皆不敢进,急报与司马懿。懿笑而不信,遂止住三军,自飞马远远望之。果然孔明坐于城楼之上,笑容可掬,焚香操琴,左有一童子,手捧宝剑,右有一童子,手执尘尾。城门内外,有二十余百姓,低头洒扫,旁若无人。懿看毕大疑,便到中军,叫后军做前军,往此山路而退。次子司马昭曰:“莫非诸葛亮无军,故作此态?父亲何故便退兵?”懿曰:“亮平生谨慎,不曾弄险,今天大开城门必有埋伏。我兵若进,中其计也。汝辈岂知?宜速退。”于是两路兵皆退去。孔明见魏军远去,抚掌而笑。众官无不骇然,乃问孔明曰:“司马懿乃魏之名将,今统十五万精兵到此,见了丞相,便速退去,何也?”孔明曰:“此人料吾生平谨慎,必不弄险,见如此模样,疑有伏兵,所以退去。吾非行险,盖因不得已而用之,此人必引军投山北小路而去也。吾已令兴、苞在彼等候。”众皆惊服曰:“丞相之机,神鬼莫测。若某等之见,必弃城而走矣。”孔明曰:“吾兵只止二千五百,若弃城而去,必不能远遁。得不为司马懿所擒乎!”

    一则空城计的故事,历来被人们传颂、赞叹、仿效。古代兵法学,现代谋略学都只从心理学的角度去分析,去认识其中的奥秘。但从没有人从气质和气量的角度来认识这一问题,吴慎教授是从气度角度来看这个问题的。诸葛亮是懂养生、五音、八卦和能掐会算智慧过人的军师,他用五音应五脏的学说,以操琴加超凡的气质搅乱了司马懿的心,才退了敌兵的。吴慎教授是读了许多遍《三国演义》以及有关诸葛亮的文献书籍而悟出来的。当然,对他用操琴音樂退兵,就能说出理由来,如果你们仔细分析原文,就可以看出用音樂战败对方的蛛丝马迹。归纳起来,诸葛亮在空城计中用音樂为战略的原由有五:

    1.当诸葛亮知道马谡街亭失守后,只是“大惊”,并没有乱了心,而是沉住气有条不紊地安排了十几件事。这正是一个高级军师所具备特有的“气质”:遇惊而不乱;

    2.当司马懿领兵前来,兵临城下,诸葛亮吩咐:“大开四门,每一门用二十军士,扮作百姓,洒扫街道。如魏兵到时,不可擅动,吾自有计。”请注意,这里先是大开四门,这是诸葛亮用的“奇门遁”摆阵法,先给敌兵一个摸不清的气氛;接着是他“吾自有计”,就要联想到诸葛亮的一生业绩。他在进行著名联吴战曹的赤壁大战前,来到东吴,舌战投降派头子张昭时,说过的一段话:“昔高皇数败于项羽,而垓下一战成功,此非韩信之良谋乎?失信久事高皇,未尝累胜。盖国家大计,社稷安危,是有主谋。”可以说,此时诸葛亮已经想到刘邦用四面楚歌打垮项羽的情景,他对此战是有着深刻研究。他要用音樂的能力来战胜司马懿,创造一个奇迹。

    3.诸葛亮这时才“披鹤氅,戴纶巾,引二小童携琴一张,于城上敌楼前,凭栏而坐,焚香操琴。”当时是建安六年夏五月,不是冷天,何以要披鹤氅?这是高级军师和天接通,要施法的衣钵。仙鹤之氅是有灵性的。焚香弹琴为何要焚香?何况又是在野外?懂得易理天书的人都知道,火是有灵性可通天的。有个“布阵法”,就是焚香——用香之烟架桥,把人的要求传给上天之神,再把神力传下来。诸葛亮这时不是弹琴,而是操琴,这是非常有讲究的。弹只是一种力;而“操琴”是加上气功。古时候,操是琴曲的一种,如龟山操、猗兰操。诸葛亮这时用操,就是把自己多年修炼的能力加到操的琴曲上,就会发出无比大的思维能量波,使得司马懿一听到此曲,就心慌意乱,摸不清诸葛亮的意图,使他自己多疑故而退兵的。

    4.诸葛亮为何不选用其他樂器,就和五音对五脏之理论联系起来。搅乱军心是作战常用的作战手法,特别要搅乱对方主帅的心是关键。诸葛亮岂能不知这一点。而琴是属徵的,《黄帝内经·素问》说:“在音为徵,在声为笑。”诸葛亮此时操琴正是“笑容可掬,焚香操琴”,如果他不懂音樂,为何要笑呢?他不会去唱?去呻?去喊?或者闭目摇头晃脑?不,这样都不行,惟要笑,才能合乎五音配五脏的原理,使音樂能量发挥最大的作用。

    5.《三国演义》还记录了司马懿看罢大疑,便到中军叫后军做前军,往北路而退。他的次子挡住:“莫非诸葛亮无军,故作此态?父亲何故便退?”下边应加:这时司马懿又觉得次子的话有一定道理,抬头又朝诸葛亮望去,只见诸葛亮还是那样笑容可掬,不觉使他一震,随着一阵猛烈急骤的琴声传来,好像一条条线索绑住他的心脏,霎时憋得喘不过气来,顿觉眼前一黑,险从马上摔下。这时眼急手快的次子伸手扶住了司马懿:“父亲大人,你是怎么了?”司马懿一只手捂住胸口:“不知怎的,我听到这琴声就难受,快点退兵。”于是两路兵马皆退去。

 

 

   (二)、张良四面楚歌子夜吹箫驱霸王

    现在,再来看“四面楚歌”的历史故事,张良怎样用一支箫声,使霸王的兵不战自逃。西楚霸王项羽带领九万楚军到达垓下时停止前进。他准备同汉联军进行最后的决战。汉与各路诸侯联军也摆出了决战的架势。韩信因为得到了刘邦的命令,成为三十万联军的统帅,心里很是得意,他决心施展他的才能,不负汉王厚望,决定给项羽军一个毁灭性的打击。进攻的时刻来到了。这日清晨联军营中响起一阵“咚咚”的鼓声,韩信率领中军冲出大营,各路人马紧随其后,杀气腾腾,尘埃蔽天。楚军也做好了战斗的准备,九万人马在西楚霸王率先垂范的带领下,仍然不失其劲旅地冲在最前面。他手执蛇标枪,策动乌骓马,大声呼喊着,勇猛地向前迎去。他越杀越猛,锐不可当。韩信被项羽这压倒一切的气概所震慑,双方大战几个回合,韩信自觉体力不支,为了免遭惨败,不使他的整个决战计划破灭,他不敢恋战,迅速收拢中军,向后撤退。项羽见韩信败退,欣然自喜,挥军追击,谁知,在韩信的中军败退时,左右二军已按计划进入战斗位置,待项羽深入时,两军突然从左右两方杀来,形成对项羽的夹击之势。这一招是项羽始料不及的,他不得不停止了追击韩信,转来迎战左右二军。韩信的中军得知楚军受阻,则回军杀来,三军对楚军形成半包围之势,楚军陷入三面作战极不利的境地。激战多时,楚军阵脚渐乱,损失惨重,时至中午,楚军只得退回营地。他们已失去了进攻的力量,被迫转入防御。项羽下令军中:“坚筑壁垒,以防突袭。”而此时,韩信率领的三十万大军层层形成了包围圈,紧紧地围着。虽然楚军只有九万人,但个个是英勇善战,何况又有盖世英雄霸王之统帅,令韩信十分惊慌的。他见汉军不能迅速战胜楚军,急忙召集左右手道:“明日不必与霸王对敌,只将九里山四面围困,多设战车,插遍旗帜,相持数日,楚军粮尽,人马驻扎不定,自然内乱,四散逃走。霸王欲出不能,欲守无粮,正所谓内无粮草,外无援军,安得不败?”左军摇了摇头:“主帅所说极是。 但不要忘了,楚军死抱一团,是能冲出我们的包围的,霸王冲出重围,急过江东,再整兵马,主帅又须一二年平定。现在是一战胜楚,大事定矣!”韩信点头道:“所说极为有理。但无人解散楚军,以施此妙计,恐怕只有张良了。”于是请张良来,韩信说:“连日见霸王英勇,诸将不能敌。又有八千子弟相守不去,恐一时复出重围,投向江东,急难取胜。夜深请先生求教。希望不吝珠玑,愿赐一言,以开茅塞。”张良正在思考时,突然从脑海深处窜出了一阵箫声,马上说道:“我有一计,十日里定获霸王。不瞒你们说,我少时游下邳,曾遇个异人,善能吹箫,音调悠扬,律吕哀切。因与会饮终日,向异人学箫,传授一月,不觉亦能吹箫。此箫一吹,箫音定能感慨人心,以动归乡之志。今当深秋之时,草木零落,金风初动,远乡之火,情思最为悲切,某夜静更阑之时,投鸡鸣山一带吹此箫,悠悠余韵,耿耿悲声,使字字为之断肠,句句为之解体,管交一吹之后,八千子弟不劳元帅张弓只矢,自然散去。”霸王那边也是一连三日都没有出阵,季布、项伯等人入营求见说:“即日三军无粮,战马无草,军士暗地埋怨,倘有诈变之人蛊惑其心,必然生乱。事到如今,十分紧急,不若陛下领八千子弟,臣等领各营人马,同心合力杀出重围,投江东,再作计议。”霸王最后点头:“尔言甚当。”随传令三军:“明日随我冲出重围,但要奋力当先,勿得后退。”军士得到命令,暗地里商议:“我等从军日久,衣袄破绽,未得缝补。当此深秋之时,连日缺粮,如何冲杀汉兵?”众人捱到黄昏之后,将近一更之初,偶闻秋风飒飒,叶落有声,况四野干戈绝粮遭困,难当愁苦之杯。众军三个成群,五个成堆,正在纳闷之际,忽听高山上,顺风吹下数声箫韵,一曲悲歌哀切,如怨如诉,透入愁怀,离散英雄之心,消磨壮烈之气。歌曰:“九月深秋兮四野飞霜,天高水涸兮寒雁悲怆。最苦戍边兮日夜彷徨,披坚执锐兮骨立沙岗。......”张良自鸡鸣山吹至九里山,沿山吹数十遍。又令汉卒学此楚声,随处歌之。正当夜静更阑之时,音韵凄凉,最是悲感,吹得楚兵人人涕泣,个个心酸,像有人拖着他们的魂似的要往家里跑,晚一刻钟都不行。有的甚至是雷厉风行,听到这箫声,这歌声,马上丢下战器,往家里跑去了。几个人一走,马上就有一批跟着,顷刻间,八千子弟兵已十散八九。声声楚歌更使霸王坐卧不宁。他侧耳静听,那歌声是从汉营中传出来的,唱歌的人很多,像是千万人在合唱,响遍了楚军的四周,歌声时缓时急,时扬时抑,哀婉悲切,乡情绵绵,这箫声、这歌声也拖着霸王的魂,使他想到了那久违的故乡…… ,在四面楚歌的包围中,楚军士兵大都逃离了。霸王最后也不得不自刎在乌江,留下了千古之恨。

 

 

    在破译这千古之谜时,吴慎教授认为:

    1.张良,是在下邳跟异人学吹箫从而获得能量。有点历史知识的人都知道,张良也在此得异人相赠《太公兵法》。那时的张良,给老头桥下拾鞋、穿鞋以及六等,感动了老头才得到兵书。同样,跟异人学吹箫也是这样。他的行动感动了吹箫的人,才把箫的音樂功夫传授给他。那时张良见证了吹箫的异彩人吹的勾魂曲,能使空中的飞鸟落下来,才软泡硬磨非要吹箫人把音樂功夫传授给他。不然,韩信请他出良策,他若是没有这个绝技在手,哪能那么自信?哪能那么有把握,仅凭一支箫就能吹走项羽的九万敌兵呢?可见,音樂有功能力量。不过,张良也守口如瓶,不轻易传给别人罢了。

    2.箫,发出的是木音,对应的是肝,肝藏魂。当优美的木音对应肝脏的时候,魄魂就很稳固,人的身体健康,当悲伤的木音对应肝脏的时候,就会使魂魄摧动,飞出体外,失魂落魄。张良吹奏异人传授的樂曲,又把音樂功能加进去,产生了勾人心魂的效果。所以,楚军的士兵一听,马上就离开阵地逃回家。​

    编者案

    “生命之樂、樂先藥后、礼樂天下、健康和平!            

    --礼樂兴邦, 淫樂亡国!   

    东方国学、国医与宫廷国樂艺术之辉煌的昨天、衰落的今天和展望未来的辉煌———研发中国的"礼樂天下天下大同"音樂可以兴帮亡国教育比其它当今的先进科技教育更为重要———挖掘复兴《黄帝内经五音疗疾》“礼樂天下、天下大同”,音樂可以兴帮亡国教育比其它当今的先进科技教育知识更为重要。

    十八大后,习近平总书记号召: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必须立足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国内外华人都为之振奋。由此,全国各地掀起了学习圣贤文化经典的热潮。                                

    "吴慎教授的国学哲理"亦樂亦藥";国医道理"樂先藥后";国樂艺理"五音八声",自90年代在欧美建立推出了《生命律动》《中国音樂医学》《黄帝内经五音疗疾》系统理论。2016年2月16日,正式进入全国传统文化教育与新课改示范工程,为来自全国各地的教育系统领导及成为基地学校的校长们集中授课。“全国传统文化教育与新课改示范工程组委会”是由中国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传统文化教育工程、中国教师报、中国孔子基金会、学科网等单位发起成立,使命是探索发现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基因融入全学科课改的家校共育生态系统。吴慎教授从国学国医国樂三个角度为参加培训学习的校长们全面诠释了中华民族祖先的智慧,并以“樂先藥后”为基础,用中国音樂医学在世界范围内的发展来证明中国传统文化的科学性和先进性。吴慎教授热情扬溢的授课赢得全场一次又一次掌声。最后,吴慎教授还把生命在于律动的健康理念及五音歌、生命律动传授给校长们.. ...全国传统文化教育与新课改示范工程已正式成立“礼樂教育专家委员会”,并推选吴慎教授担任礼樂教育专家委员会主任。

 

      

    

    目前,我们都在尽力将数千年前的历代圣贤精粹文化一一追寻出来,全国各地都在寻找与当地有千丝万缕关系的文化圣贤之士。大兴土木,并创办了各种各样不同形式的传统文化研究会和学术研讨会如雨后春笋在全国相继开展。势开展了各种研究会。中华传统文化是否还可以深度研究?过去有着睿智的圣贤之士是如何培育出来的呢?为什么在周朝能培育出这么多的圣人?(先秦朝代)周朝(前1046年-前256年)周亦为"华夏"一词的创造者。周朝共传37代王,国泰平安。  根据文献记载,大学作为一种具有高等教育职能的机构,可以追溯到五帝时期的成均和上庠; 董仲舒 曰:“五帝名大学曰成均,则虞痒近是也”。虞舜时成立上庠,“上庠”即“高等学校”的意思;郑玄:“上庠为大学,在王城西郊。”以后夏朝的东序,商朝的瞽宗,都是当时位于京师的最高学府。大学教育延续到3000多年前的周朝,以自周武王起就为代表的创办了的一所大学(当时称为“辟雍”),并设立“大司樂”官职,以礼樂教育培育出后代许多圣贤能人大夫,呢?影响后人几千年。为什么周王朝能让老百姓过上800年安居樂业的生活呢?为什么周王朝延续这么多年,孔子还在讲:“武王人皆誉之,纣王人皆谤之” ?为什么圣人都出现在1800年前呢?因为那时是一个“礼樂天下” 时代。“周代文明”的最大特徵是“礼樂文明”,而礼樂教育自然便成了重要的科目。“礼”是行为规范,直接与人的德性相联系;而“樂”,表面上看只是一种娱樂形式,但在周朝时代,则是一种精神修养的手段和才能。故《礼记•文王世子》说:“樂,所以修内也;礼,所以修外也。礼樂交错于中,发形于外,是故其成也怿,恭敬而温文。”“恭敬而温文”便是君子人格的体现。武王用“樂德、樂语、樂舞、樂医”教育培养国子。在近1800年里“礼崩樂坏” 后,中国进入了“礼仪时代” 。“礼仪时代”为什么培育不出圣贤上士之人呢?因为礼仪是以表像为主的教育模式。只修其表,并非修其心。如果中国的“礼樂文化”延续至今3000多年,没有断代的话。今天的中国是什么个样呢?今天的世界又将是什么个样呢?

    日本人学了我们唐朝的“礼仪文化”,今天成为世界上“礼仪文化”最优秀的国家。但是日本在七十年前还要来入侵中国!因为礼仪存于表像而礼樂才植于心灵。

    韩国人学了我们宋朝的“礼仪文化”,今天成为世界上仅次于日本的礼仪优秀文化的国家。他们还仅仅学的都是,我们唐朝、宋朝的“礼仪文化”。还没有学到中国的“礼樂文化”。而他们成了世界上“礼仪文明”数一数二的国家。

    而我们现在却排在了第151位的国家。尽管此乃网络传递的信息,不一定的正确性。但确实我们是从“礼樂文化”时代走到了“礼仪文化”时代。今天我们走进了法制社会。今天我们可以不追究原因,但我们须要找到我们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之路。找到可以长治久安的良方。让我们中华民族的子子孙孙能过上幸福祥和,安居樂业的生活。我们是否应该重新审视一下,如今出现的这么多道德伦丧的教训呢?我们是否可以反思一下,为什么我们的国子都要到没有历史、没有文化的国家去读书呢?“礼樂兴邦” 的经验是否能适应当今的中国社会?是否能随着时代的发展帮助我们培育出一代又一代时代的圣人和各个领域的圣人呢?如果行,我想中国是否会更有希望呢?。如果行,“礼樂文化” 也能传播到世界各国,世界也会更有希望。天下也会更太平。人类也都能过上安居樂业的美好生活。我在想用樂德、樂语、樂舞的礼樂教育模式,一定能够大幅提高我们年轻人的道德修养和聪明才智。在二千多年前人类文明相对原始的在如此落后的年代,在中国只有一所大学用礼樂――道德教育与文化知识教育方面的“樂经” 教育培养出了一大批各个领域的圣人;如老子、孔子、鬼谷子、孟子、孙子、曾子、墨子等等给我们留下了大量的经典巨著,给今天二千五百年后的子孙得以借鉴和学习。包括天文、地理、医学、琴棋书画等教育大家与论着如《大学》、《中庸》、《论语》和《孟子》《诗经》、《尚书》、《礼记》、《周易》、《春秋》、《道德经》, 以及医疗方面的《黄帝内经》军事方面的《孙子兵法》和《孙膑兵法》工农业生产技术方面的《周礼考工记”》等等。

    到东汉末年之后,由于中国的樂器制作技术失传了,中国的音樂断代了,只能借助外来樂器帮忙,但外来樂器与中国的礼樂音色不和谐,人们的耳朵不能接受,从此中国退出礼樂时代,进入了礼仪时代。中国稍然从礼樂之邦退到了礼仪之邦。从此只能培育伟人,而培育不出圣人了。

    如今我们办了2400多所大学却出不了一个圣人,连伟人都很少出现,这又是为什么呢?这是教育方法出了大问题。如果我们今天再用礼樂来教育培养中国的青少年,若干年后,中华民族一定还会成为世界上最伟大的民族。最受世人尊重的一个民族。为此以吴慎教授为首的国学国医国樂团队奋斗了半个世纪,把失传了近二千年的宫廷医学《黄帝内经五音疗疾》,以及樂器演制技艺再得到了恢复和更进一步的完善。由于教育普及需百年树人,此工程浩大,若是靠几个人或几十个人的力量是微薄的,希望政府和有识之士齐心协力,为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共同筹划,共同努力。争取早日实现"礼樂天下,天下大同"。

 

 

 

吴慎简介

吴慎音疗艺术将为人类的健康做出巨大贡献  

吴慎教授,国学国医国樂资深研究学者。

1、“美国百年最佳音樂词曲创作家协会”艺术家之一。

2、美国夏威夷大学医学院教授

3、夏威夷癌症研究中心音樂医学专家教授。

4、联合国世界人民理事会“革命性健康教育学院”院长

5、马来西亚开放大学音樂医学教育总监、博士生导师。

6、全国名医理事会副理事长。

7、中国优生优育协会胎教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

8、中国“摇篮工程孕育养生项目”高级专家。

9、中国医学装备协会音樂医学与技术装备分会会长。

10、中国传统文化促进会高级顾问。

11、国际书画家联合会主席等主要职务。

    吴慎与好莱坞奥斯卡电影《钢琴师》音樂奖获得主:约翰.姜John<br>Leftwich;和风靡全球的《Beach Boys》樂队队长兼指挥若不特Robert Willi、麦克杰克森音樂策划大师、还有西班牙吉他王子、巴西鼓王、纽约钢琴手、美国长笛家等世界一流的音樂家们合作创作“新世纪绿色理疗音樂”,在纽约世界REVERBNATION最大的音樂机构(注:有53627位知名音樂艺术家)排名榜首。

    吴慎出身于中国历史名城商丘百年老字号“天元天顺”商贸藥行医学世家,师承多位国家级名老中医,并担任卫生部与中医藥管理局联合举办的首届《国之宝--中国国医大师》编委会执行编委;系统地研究继承历代承圣贤宫庭医学以及《黄帝内经五音疗疾》学术研讨。吴慎从小继承了祖辈与积累的医学知识财富,经重新挖掘、整理国学哲理《生命之樂》约数百万字著作--中国历代圣贤至樂养生智慧文献图文编注上下册;”国医医理-宫廷医学《黄帝内经五音疗疾》樂先藥后;国樂艺理-“五音八声《黄帝内经》五音应五脏,《易经》八声共振”上医上藥理论。对数千年国学中的国医国樂文化理论进行深度剖析研究,这将中国《黄帝内经五音疗疾》宫廷医学与西方生命律动、生化医学、量子医学、替代医学、现代医学等有机地结合并创新发展。

    1994年吴慎应美国卫生总署健康中心与多家知名学府等社团邀请作学术交流,1995年至2013年吴慎不断地向先进知识和世界著名学者努力学习、分别在佛罗里达大学、纽约哥伦比亚医学院、加州南湾针灸大学、加州大学肿瘤研究所、达尔茅大学、西亚图州立大学、马雅迷大学、迷你苏达等大学交流学习、在夏威夷州立大学医学院长哈尔肯博士勤学,并敬拜夏威夷大学东亚文学研究文化泰斗罗锦堂博士为师,并与罗锦堂教授共同研究継承出版了《生命之樂》中国历代圣贤至樂养生智慧文献图文臣著编注上下册影响欧美。2014年12月第十一卷第十二期与2015年在卫计委《医学装备》杂志发表了《SW音樂治疗对亚健康人群及高血压患者的应用效果分析》与《SW音樂理疗对失眠的干预临床报告》。

    吴慎写出数百万字的中英文书籍与历史文献及学术论文,以及吴慎教授与好莱坞及世界一流的音樂家致力于用绿色音樂来唤醒健康意识与预防人类疾病,引起了欧美主流人士的高度重视与好评。吴慎教授的音樂理论与医学相结合的“樂先藥后”科研成果也获得了音樂界和医学界及生化物理科学界等好评。1997吴慎以严谨的科研临床与杰出音樂医学“樂先藥后”文化研究成果使他荣登英国剑桥《世界杰出人才名人录》。

    吴慎教授在国内外“中西医结合国际会议”中曾经获得无数次奖励与殊荣,吴慎教授研究的“国学、国医、国藥”三大文化与《黄帝内经五音疗疾》樂先藥后论文先后在美国---1999年在南加州大学医学院举办的“世界中西医结合国际医学大会”上被评为“最佳医师奖”、“世界最佳音疗医学产品奖”及“世界中西医优秀论文奖”、1997-1998年在北加州三番市举办的“世界中医大会”上分别荣获“优秀中医论文奖 ”、“黄帝论文奖”。2008年吴慎教授在美国发表的音疗科研论文及生命之樂-亦樂亦藥的科技成果,得到了中国国家领导人全国人大副委员长桑国卫、全国政协副主席阿不来提、全国人大副委员长顾秀莲、与卫生部原副部长国家中医藥管理局原局长朱庆生、中国中医科学院院长等领导和专家们的肯定,大会聘任吴慎为“第三届中医藥发展论坛”组委会副理事长,同时荣获本届大会“中医藥行业十大最具影响力人物奖”、30年改革开放“十大中医藥事业发展杰出人物贡献奖”。2008年吴慎在北京“中国抗衰老国际医学大会”获得《杰出贡献奖》。2012、 2014年在马来西亚召开的“世界自然医学大会高峰论坛”上受两届卫生部长先后向吴慎教授颁发“医学杰出贡献”奖和“优秀论文黄帝奖”。

    2011年吴慎教授所撰写的生命之樂、宫廷医学上医上藥、《黄帝内经》“五音疗疾”经典文化载入中共中央党校《领导干部国学大讲堂》国艺国术篇史册。                             

      2014莫斯科国际健康健美长寿论坛会召开,俄罗斯联邦副总理特鲁特涅夫与吴慎会长经理事会选举通过当选为国际健康健美长寿学研究会顾问主席由大会主席黄睛宜女士颁发吴慎名誉主席证书;吴慎论文经大会专家委员会评审并荣获2014莫斯科大会健康健美长寿大会《优秀论文奖》。                                                   

      吴慎带着一颗爱国的赤诚之心,将“国学、国医、国樂”中华精粹文化影响欧美,《樂先藥后》音樂医学文化并被欧美主流媒体认可与广泛传播,欧洲西班牙电视台、尤其是法国《十字》电视台,由著名主持人亚尼斯小姐现场采访转播以吴慎研究的“樂先藥后”音樂医学文化艺术相结合的纪录片荣获奖项,美国国家四大电视台、NBC、CBS、《探索发现》与《运动频道》健康主播均做了专题报道。中国新华社与CCTV主要媒体报道-吴慎将中华精粹文化琴、棋、书、画与医学樂律学诸多方面给人类带来健康的“精神食粮”。

    吴慎教授给西方带来了福音-「樂先藥后」,这正是联合国倡导的无碳、无污染、无伤害的生命律动医学,美国官方媒体给予不同角度的报道与肯定:吴慎是位传奇人物,他的音疗艺术将会为人类生命与健康作出巨大贡献!

 

| 查看次数: